周少奶奶

混乱邪恶不洁癖cp观 写文仅代表吃此cp 不写代表没脑洞

【佣姬】请你装作不知道

*过时的六十分…


恰当的酒精总是能停滞人的思维于理性和感性间的奇妙的平衡点,使人身处云端而飘然不知。但是略过量而又达不到致死份量的酒精,则足以在发生很多内心深处希望发生的事之后给予人奇妙的借口。
佣兵并不嗜酒,仅仅是酒便于携带能够消毒偶尔还兼备庆祝和暖身的作用,所以他的身边总是能看到或多或少的酒,他身上却几乎没有熏人的酒味----胜利之后的狂欢不可与平日相混淆。
狂欢过后的宿醉无意造成记忆的缺失,佣兵靠在床板上对于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陌生,没有盖任何东西就一旁睡在沙发上的歌姬和满地的酒瓶子并无任何帮助。
佣兵努力让自己的头没那么痛,下床把歌姬抱到床上盖好被子。
显然,从有酒味的歌姬和自己身上,他大概能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当然不会有所谓的“酒后不能自已”“喝假酒”之类的事情,两人的衣服都穿的好好的。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佣兵用清水洗了把脸。要是歌姬掀开枕头往下那么一看,自己那些不太光彩的心思就在最不应该看到的人面前暴露无疑了。
柏拉图式恋爱的时间太久,他也没自我疏解过,唯一的方法,就是偷偷亲上一下,哪怕自己可能会按捺不住那种满溢出来的开心和满足而持续很久。虽然他很想这样那样......

歌姬在佣兵醒过来之前就醒了。在一个莫名的贤者时间里,她致力于思考如何将自己移动到舒适的大床上去。她喝的和佣兵差不多,醒的却比佣兵快,所以知道那床上只有佣兵。
她知道佣兵是不想让她知道一些事情,经常在谈话的时候支支吾吾闭口不谈,强行转移话题。一次两次可以不做计较,多次这样之后,歌姬总是有点心里不爽快。毕竟佣兵那种“我很想告诉你但是碍于某些原因所以不想说所以请你不要问了”的态度,歌姬十分想在佣兵受伤之后再补一刀......仅仅是想想罢了,她还真不忍心下手。
佣兵的体温偏高,因此被子里被他裹过的部分热烘烘的,歌姬不由得舒服向被子里面缩一缩。趁着佣兵出门倒水的时候,她偷偷地伸手往枕头下摸了一把。

佣兵回来的时候歌姬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了。虽然她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知是不是温度偏高的缘故,歌姬的脸是红的。整理被单的时候,佣兵发现自己压在枕头下的oo套被翻了个面。

啊。

评论
热度(11)

© 周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