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奶奶

混乱邪恶不洁癖cp观 写文仅代表吃此cp 不写代表没脑洞

【佣姬】feel like the end

*③因果循环
*佣兵x歌姬
*写一半睡着了结果后半段完全不知道前面的脑洞是啥
*注意★在原著背景上有出入因而有ooc可能,大概设定为平行世界



    依旧是年久不变的炎炎夏日,但是这个不算太拥挤的小镇却是难得的凉爽。而草地旁一些带着遮蔽物的长椅上坐着不少人,大部分是为了躲这场突如其来却又恰到好处的雨的。

    那么穿着精美的衣物坐在扶手上的歌姬也就能说是特立独行了----更不用说在树后面的这把长椅上空空落落根本没有其他人坐着。

    歌姬单脚触地,另一只脚翘起来搁在腿上,手里拨拉着不成曲调的比维拉琴,口中还偶尔会哼出几个音符,整个人一晃一晃的像是无法维持平衡似的。

    虽说无聊而成的音符并不成调,但是听起来却和雨水击打木头的声音形成了另一种奇怪的音律,令人有些昏沉。

    事实上在树上小憩佣兵的确是差点就睡着了。不过在迷糊地掉下来前他攀住了粗壮的枝条,吊在那里晃来晃去,然后低头发现坐在那里弹奏的女孩已经急匆匆地离开了这个地方了。

    啊,雨停了。

    佣兵前后用力晃了两下,顺势跳上那根枝干,再顺着树干滑下来。

    他心里有些淡淡的遗憾。

    这棵不知品种的树极为茂盛,而且从来没有大规模地落叶,所以这长椅是唯一没有设置木棚来遮雨的。

    他也因此能够见到刚刚那个粉色衣服的女孩一半的容貌。剩下的一半随着她的匆忙离去只能成为佣兵脑中一个亟待探究的问题。

    先不说她有着奇妙色泽的长发和极大程度上会使男人行注目礼的身材,光是睫毛在脸上投下的细密的影子就让他有了探究的欲望。

    干嘛去的那么急,看都没看完。

    佣兵悻悻地甩了一下脑后的辫子,坐到了歌姬刚刚坐下的扶手上,无聊地晃腿。

    然后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一株四叶草,用还算干净的手帕把它捡起,叠好揣在了怀里。

    这可以算还没被强行结局对吧,他想。

    再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就是在战场上了。彼时他已经为了那个笑容和叮当作响的玻璃储蓄罐拔出了Excalibur也就是誓约胜利之剑,虽然意外的是有块石头居然也被一起拔出并牢牢地附在了剑上但是并无大碍,反而强化了大面积钝击的能力,但是总的来说,他已经是亚瑟王的候选人了。所以在战场上看到那个背着比维拉琴的歌姬手里也有一把誓约胜利之剑的时候他是十分惊讶的。

    穿的那么漂亮长得那么美居然不是偶像吗?!

    不过当歌姬连比划带口型对他解释这一切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是走错了场所闹了一个大乌龙,迷迷糊糊地拿了誓约胜利之附庸品剑就出来了。

    他忍不住去摸怀里的那个手帕,还好当时为了讨个能再次遇到歌姬的好彩头所以捡起了它,挺有效的。

    但是为什么明明是歌唱型的偶像却不说话呢,不是之前在树底下哼过歌的......哎哟,佣兵的眼神瞟到了自己的石中剑,顿时就理解了,大概就是和那个石头一样,算一个随机的附加品吧。

    这样想着他略带同情的拍了拍歌姬的肩膀,然后开始研究圆桌骑士的使用方法。

    歌姬向后缩了一下,并没躲过,只能被佣兵温柔地拍了拍肩膀,然后她伸手挠了一下脖子。

    虽然曾经倚仗一把阔剑一挑三屠过龙,但是那毕竟是灵智全无只知道用蛮力破坏的敌人,与眼下情况不同。亏得四人一起最终说服了那位骑士,动用圆桌的力量摧毁了这个有等级初开灵智的火龙。

    不过佣兵有个小九九落空了,他并没有成功在歌姬面前展现自己的强大。反而是因为随机配卡的关系,歌姬手里的牌反而好几张是能打死火龙的,而她也这么做了。

    佣兵扭头看歌姬的时候,歌姬的眼睛里闪亮着兴奋,他觉得自己似乎被吸引了。

    即使一直解决自己欲望的往往是自己,有时会在酒精的驱使下找个姑娘开心一下----毕竟佣兵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头----佣兵还是觉得歌姬给自己的感觉和之前所有的感觉都不一样......硬要比较,大概就是比起普通人,他更愿意保护她的这种感觉。

    自嘲地耸了耸肩,他被同行戏谑为只知道工作的无春天的狂人,而且很多姑娘放弃想和他进一步发展的情况下也这么对他说过,所以他把自己这可笑的心思压了下去,至少在到达赫布里底之前是再也没有想过了。

    不过在佣兵看向歌姬的之后一段时间里,她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惊慌,但她佣兵在瞟了一眼她之后轻轻地咳嗽了一会儿,故作镇定地继续战斗。

    不过歌姬发现自己出手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结束了,她便随意的指了一位骑士应战。

    火龙终究还是化成了光点在空中散开了。所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而随即跟来的便是覆灭的通告和通讯里魔女的条件。

    佣兵常年在这种战争中游走,而富豪又是经常在无法忍耐的权力的斗争中耍手段,两个人精何尝不知道自己看上去已成定局的胜利变成了牺牲的前奏。于是无奈之下带着盗贼和歌姬前往了赫布里底。

    然而无论在赫布里底这个迷之训练城里多少辛苦,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歌姬还是不肯说话,在其他三人面前连嘴都不肯张一下。

    佣兵靠着床头,把怀里的手帕摊在手上,近乎干烈的四叶草皱巴巴的缩在中央。他又想起歌姬对于自己避而远之的态度,情绪开始低落。

    反正是午休,并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在房间待着。佣兵索性起身,打算去外面闲晃。

    只是最近佣兵他似乎缺水,刚走出不远天上又开始淅淅沥沥的降下了水幕。他只好随便找了个锁起了门的小木屋,蹲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佣兵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实在是没事干,干脆回身扒拉窗缝往里面看。

    结果他看到歌姬痛苦地挠着自己的喉咙,接着背对着他趴在了一个锃亮的铁桶上吐了出来。

    佣兵先是一愣,然后大步跨到门口拼命撞门,想要把歌姬送到魔女教官那里治疗病情。

    他还没撞几下,门从里面“唰”的拉开,由着惯性冲了进去却被地上凸起的一块木板绊倒在地。

    又要有淤青了......佣兵这么想着撑起了身子,手帕从口袋里掉出来,因为激烈运动变成了球状的四叶草滚了出来,撞上了几片新鲜的四叶草。

    嗯?

    佣兵看着地上的四叶草,伸手就想捡起来。赫布里底没有四叶草这种植物,它是从哪里来的?

    歌姬合上门转身就看到了佣兵手里的四叶草,张嘴尖叫起来。

    “!”

    不过很快的尖叫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所代替。

    佣兵慌忙扔掉手里的四叶草扶住了歌姬。然后震惊的看着从歌姬嘴里源源不断地咳出来飘落在地上的四叶草。

    哈?吐出来的?

    佣兵此刻还没反应过来。但是歌姬已经吐干净四叶草,抹了抹嘴,垂下头避开和佣兵的视线,一把推开了他跑了出去。

    “歌姬!”

    佣兵来不及拦住她,只得看向了那个桶,桶里的四叶草就要溢出来,绿盈盈的直晃他的眼。

    不过这种奇怪的事情再想他也没有头绪,佣兵只能把散落的四叶草都捡起来放到了桶里,连草带桶一起搬回了自己的房间,等以后慢慢研究。

    整整两天他都没发现什么,最后只好把它们倒在了窗下的泥土里面埋上当化肥。

    结果几周之后一起吃饭的早上,佣兵觉得自己的胃收缩的难受,低头往盘子里吐了一口。结果他发现一簇紫色的小花躺在了那里。

    佣兵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带到了椅子,引得富豪和盗贼往他这里看。

    盗贼两眼放光,拿吃布丁的我勺子奋力敲着空红酒杯起哄:“佣兵居然也有有暗恋的女孩子啦!还是花吐症!”

    坐在对面的歌姬把刚喝下的一口汤喷了出来。

    怎么可能?!

    佣兵看看那簇花,再看看慌乱地擦汤渍的歌姬和帮忙的富豪,咬着牙根问盗贼花吐症是什么意思。

    “嘿嘿,亲一下你暗恋的人就好了。”盗贼促狭地对他挤眉弄眼,“成了记得给我金币做报酬哦。”

    佣兵点头表示明白,然后绕过桌子一把抱起歌姬就往餐厅外面走。

    富豪嘴里刚咬着的面包和盗贼手上的布丁惨烈的死在了地板上。

    佣兵把歌姬放在餐厅外面的长椅上,扳过她的脸就吻了上去。

    歌姬被抵在金属制的扶手上还要挣扎,实在是不好受,她只能乖乖地等到佣兵放开她的时候她才挣脱开。不过很快,她就面色怪异的伸手进自己的嘴巴,扯出来一朵小百合。

    同时间,佣兵扭头往地上吐出了一朵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百合花。

    剩下的时间两个人是对着它们发呆度过的。

    “所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坐在树下面,佣兵从矮树上伸下手,接过歌姬递来的比维拉琴放在一边草地上。

    歌姬靠在树干上抬头看他,若有所思,“第一次看到你在树上睡觉差点被雨打到的时候吧......”
    “你那天看到我了?”佣兵忽的坐起身看着这个又一次让他惊讶的女孩。

    “树上?对啊,你那次穿的盔甲声音很响所以我就抬头了。结果看到你在树上就那么躺着,也不怕掉下来啊。”

    佣兵翻身落到铺着满满的四叶草的草地上去亲掉了掉在歌姬的眼睛上的紫罗兰:“不是有你看着吗。”

-end

讲道理这一篇我写的超不满意......因为写到后来并没有写出真正想要的因果循环。解释一下:
①歌姬暗恋佣兵(因)→歌姬得了花吐症(果)‖ 歌姬得了花吐症(因)→吐了四叶草(果)‖ 吐了四叶草(因)→被佣兵发现并且碰了(果)‖佣兵喜欢歌姬碰了四叶草(因)→自己吐出了紫罗兰(果)‖两个人都吐了要治病(因)→接吻(果)‖接吻(因)→在一起(果)‖在一起(因)→新的不知名的类似花吐症发病症状的病症(果)‖所以最后会有四叶草和紫罗兰......
②还有就是长椅......长椅有一种‖相识→相吻→相爱→相识‖的这种感觉......因为我记得有说法是恋爱就是在不断的新的认识里面保持一种新鲜感和长久感这种的......
③题目可以理解成在终结的时刻,但是往往终结就是另一种开始......

评论(4)
热度(22)

© 周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