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奶奶

混乱邪恶不洁癖cp观 写文仅代表吃此cp 不写代表没脑洞

【佣姬】白日梦

⑧白昼梦

*佣x姬

*一个小写的污

*最后拉灯了,不敢挑战,但大概是我能写出来的最大的耻度了

*对不起勤奋的主页君 写的太晚了orz


    佣兵稍稍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眼沉,浑身的热量几乎都集中在下体。

    之前......在干什么?

    佣兵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但是他的身体却叫嚣着,渴望着任何一个散热源或是吸热源能够靠近,给予这具不住颤抖的躯壳一丝慰藉。

    腥咸的海风和苦涩的铁锈味飘荡在这不甚清晰的意识中,使原本就不得安宁的麻木更深一层,进为不得毫厘的存在感。

    佣兵僵硬地偏头,洞口微弱的光线在这潮湿的阴暗中被不断扩大,唯一能感受到的唯有身下毛皮的柔软。

    黑暗吞噬了他的思考,却无限放大了他的意识。唯一能让他感到自我存在的东西此刻正被内裤绷在了身上,高热和轻微的弹动感让他忍不住想伸手去舒缓自己,然而仅仅是动了一片指甲的距离。

    之前的沉重感如潮水般再度袭来,佣兵似是沉沦于其中,不愿挣脱这莫名的枷锁。

    在意识再度沉睡的一刻前他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新的味道——

    如同木天蓼对于猫来说,极具诱惑的味道。

.

.

.

    之前,似乎是,和歌姬一起逃出来的。

    只是现在他的意识彻底苏醒过来却似乎与自己的躯壳分离,又不像训练场中的特殊功能一样,在迷茫的时候以上帝视角去揭开谜底----自然不能在这个令人尴尬的时刻出声提醒歌姬离自己远一点。

    毕竟在女孩子面前有反应什么的,即使是能归罪于敌方药物的副作用,能让人感到羞愧万分。

   佣兵仅仅能大致推测自己的情况。他觉得躺在那里的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连感受器效应器都不能正常运作的植物人,甚至还有可能伤口二次撕裂大量失血......只能希望歌姬能够克服脸红的毛病帮自己施展一个治疗术。

    ......不过治疗术似乎不能用在这种情况下。

    嘴唇上突然传来了柔软的触感,飘离在外的佣兵突然觉得这种身受感同让人焦躁的发狂,他似乎能明白歌姬正在做什么,可他早就已经自暴自弃了----歌姬的内心比她的外表看起来决绝多了。

    佣兵感到自己开始变得燥热不安,那条该死的龙喷出来的东西几乎焚毁他的意志,让他不受自己的控制,由本能主宰一切。

    似乎是翻了身,佣兵觉得自己胸前贴上了正不断升温的两团软滑,指尖顺着传来的细腻的文理向下滑动,直到炽热相贴的地方,笨拙的探了进去。

    佣兵此时再无一丝的理性,哪怕是身下传来的不住的颤抖还是环在自己颈后近乎冰凉的玉臂,都不会使他有一丝一毫的清醒,因为接下来的才是天赋与本能相交织的狂欢。

.

.

.

.

    佣兵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苍白的墙壁和床单刺的他双目发疼,不知所措。

    蓦然想起自己之前游离时的所做所为,想要翻身下床,却被一只手阻止了----

    歌姬端着一碗药,笑着问他怎么了,白天做梦了?

    佣兵看着若无其事的人,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美好的,白日梦。

    那就等会儿把药吃了,我去照顾盗贼。歌姬伸手把药放在床边。

    佣兵目送着歌姬离开床边,在她低头的时候看到了脖子一侧的牙印,有些难堪地扭过头。

    白日梦......吧。


END.



我下次再也不写这种了


评论(7)
热度(19)

© 周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