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奶奶

混乱邪恶不洁癖cp观 写文仅代表吃此cp 不写代表没脑洞

记一下...

男Rx女L
两个人趣味相投其中一方还特别好色的贼tm带感
哪天想起来就写写R和L谈恋爱好了……

R:
自家女友好色,在认识她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一点很清楚了。脸好身材好对她来说是必要的两个指标,以至于长的只能勉强算到平均线的我在对她表白的时候没什么底气,更不要提自家女友是个双以前还有个女朋友。
这种事情想想就心塞,甚至担心过有拉黑前科的女友不理他----当然现在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以及女朋友只是无聊才想谈恋爱。
两个人趣味相投还能互相开大丁丁小姐姐玩笑和分享AVGV资源的真的不是哥们吗???我觉得心很累。
更何况作为情侣,聊天记录还是一周前的能不能帮忙拿快递......到底要怎么才能增加一下情侣的感...

想想很多我关注的也有一部分关注我的太太.....我就莫名的痴汉......._(:з」∠)_当初关注的时候也好,后来被回粉了也好,包括被喂粮和安利都好......我真的是内心无时无刻不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booooooooooom
但是一定会吓着各位太太的
不管太太们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
但我真的好喜欢你们啊(*////▽////*)

二球太太回复我在她微博下面的评论了
开心到爆炸

2

鸡毛蒜皮3

倒不是说郑萧没有见过女装大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前几个月网络上好友面基的时候也遇到一个,但是怎么看都没有面前这个这么自然。
过了饭点,周围人不多,但是堵在楼道门口也不太好,郑萧拉开了门:“上去再说吧。”
把房子一圈看下来,郑萧给人倒杯水:“那个……还可以吗?”
“……我叫薛沂楠,”薛沂楠喝了一口顺手把被子放到了桌子上,“我觉得挺好的呀。”
郑萧想了想,去桌子上拿了一式两份的合同过来,“大概条件就这样,你看看。”
薛沂楠仔细看下来,价格比预想的要低,其他没什么太大问题,不过这条倒是有点意思……
“我要是负责午饭晚饭你给打五折啊?太优惠了吧。”
郑萧不甘地敲桌子:“我要是自己会做饭加这条干...

鸡毛蒜皮2

  等郑萧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想想前几天自己把囤着的几碗泡面吃了,他一阵蛋疼。有人说,这世界上最痛恨的事就是做完饭洗碗。他深以为然,但是首先他要做的好吃。
  做的好吃和会做饭总的来说是两件事。郑萧不是不会做饭,但是会做的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菜,实在是吃吐了,做别的又不好吃,只能囤着泡面和叫些外卖过日子。
  但是做人不能宅到底,他坐在电脑面前的时间长,但是终归对身体不好,还是磨蹭着换了衣服打算下楼。
  前脚刚关上门,后脚来了个陌生的电话。郑萧看了眼是本地的号码,想想也不太会是骚扰电话,摁下通话键:“喂,你好?”
  一个偏阴柔的男声在电话那...

1

鸡毛蒜皮1

    郑萧比较有钱。原因呢?他的运气比较好,买了彩票中了头奖,然后拿其中一部分投资了点生意,利润不大也不小,但是这钱滚钱的产物绝对够他这一辈子不工作尽玩了。剩下那部分钱他拿去买了套复式房。离市中心不算特别远,但胜在交通方便,环境够好。
    不过郑萧家里也算有点积蓄。爸妈在他上大学的时候拿了绿卡出国定居。他不肯去,于是他爸妈笑呵呵的说要是有人看对了眼带过来瞧瞧。郑萧翻了个白眼:“爸妈你们也是心大,万一我看对眼了个男的呢?国内对这事可是褒贬不一啊。”
    他妈倚在他爸怀里哈哈大笑:“臭小子你死脑筋,那我不就多了个儿子嘛!虽然我也挺想...

1

温习中华小子_(:з」∠)_小龙果然还是我的心头肉

2

写车居然是狗雪和博狗顺手.....分分钟一个开头
狗博只能柏拉图【
_(QωQ」∠)_我要回ma坑 我要丘姬粮

*大天狗x源博雅【17年龄避雷】

最后一颗白子落下,北上的游龙破开了黑子的封锁,绝处逢生,乍一看还隐隐压了黑子一头。
源博雅看了一眼大天狗,低头算起了目数。黑子负了白子三目,但是后手补贴正好三目,因而最后算和。
“既然是和,那我就自罚一杯----不得不说你真厉害,现在的宫廷里鲜少有人能和我议和的。”博雅往自己的酒盏里倒了些陈酿,仰头喝尽。
大天狗嗤笑一声,语气里满是不屑:“不过是活些零头的人类使的伎俩罢了。”
源博雅搁下空盏,冲着大天狗笑:“你可是忘了----我可比他们都年轻。”
大天狗沉默着将手插在袖子里,半晌才道:“你和他们不一样。”
“皇......贵族里又不缺我这样未行冠礼的人。”源博...

6 51

*成狗x子博

源博雅背着刻有姓氏的弓箭,跟着笛声绕进了密林深处。
虽说进习狩猎的最佳场所是平地或起伏不大的丘陵,但是教师对于这些贵族弟子却是极为宽容,带着他们到附近的山上狩猎----作为一种学有所成的奖励。
博雅也因此得以听到美妙的不和谐音。
他原以为是久居深林的隐士,等到站在树下的时候才惊觉那笛声的来源似乎并非与自己同族。
那个吹笛者背光而坐,仅能看到一对黑羽和打磨精致的笛身。
源博雅本就沉迷吹笛,此刻更是为此音所动,痴迷压下心中的惊诧,无意间踩到了脆响的枯木。
笛声骤然而止,博雅也反应了过来,试探着出声:“阁下可否教授于我......”
那对黑羽“唰”地展开,遮住了一片阳光,暂时性的黑暗使...

17
 
1 / 12

© 周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